主页 / 头条推荐 / 志愿感言 | 夏末离别,难忘在葡萄牙那些别样记忆

志愿感言 | 夏末离别,难忘在葡萄牙那些别样记忆

2020-07-28 14:46


作者简介:史王鑫磊,葡萄牙米尼奥大学孔子学院中文教师。来源:孔子学院
在葡萄牙任教的日子即将结束,一波又一波的道别也渐渐填满了近期的日程。以前曾幻想过无数次告别的场景,但当这一刻真正来临,内心却还是充满了不舍。

 

 
 

离别在即,与学生“云”告别

 

2020年,是我正式从事国际中文教育的第十个年头了。自2010年3月初次外派至今,我的生活中常常充满着告别,也因此总是对未知的旅程保有永不过期的新鲜感。

 

六月的主题是离别。月末,我的课程即将结束,因为无法见面,我也在网上和同学们开始陆陆续续地“云”告别了。设想了许久的场景,我尽量暖心又轻松地对同学们表述出来,鼓励同学们坚持学习中文,日后到中国我们再相聚。

 

同学们说了很多惜别的话,连最内向腼腆的女生也轻声说,老师,我会想你。

 

如果不是在网上上课,同学们应该已经在和我相拥道别了吧?我忍不住湿了眼眶,赶紧关了视频,掩饰着情绪说,“同学们,网不好,我先关了视频,有什么事都可以给老师发邮件,想我的时候也可以给我写信。

 

 

在中文课的路上“风雨兼程”

 

布拉加是一座雨城,在这座氤氲的城市里,承载着葡萄牙人的信仰。学生们告诉我,当地有句话很流行,旅行在里斯本,工作在波尔图,学习在科英布拉,祈祷在布拉加。

 

在这里,学习中文的学生各种各样。我教授的学生中,年龄跨度可从七岁至七十余岁,所在的教学单位也是大中小学兼有,私立公立与培训课程兼具,中文作为第一语言、第二语言和外语等教学内容均覆盖。游走于不同教学单位之间的我,路上常有不同时节和不同气质的雨精灵相伴。

 

我在布拉加私立中学的课最多,这所中学在山上,冬日路途中与我相伴的常有阵雨,来得急去得也急。每每上坡顶风冒雨,不知是伞不争气还是我的胳膊不争气,为了护住电脑、书和学生作业,身上大半衣服都会淋湿,雨衣也无法阻挡山雨的来势汹汹。

 

我在和朋友打电话时开玩笑说,上课像朝圣,顶风冒雨爬坡拾阶。每当到了课堂上,再边暖干衣服边上课,但看着学生们求知的眼神,瞬间就觉得还是很值得的。

 
 

从教生涯中别样的课堂记忆

 

最好的时光是雨后,湿润的布拉加常带着不同风姿的彩虹,时浓时淡,时与彩霞交相辉映,还有偶尔两道三道的同时出场,列着队型。若是秋天就更美了,摇曳的风总是轻快地吹拂着清新的水汽,多姿多彩的树抛出彩色的落叶明信片,天空湛蓝的像是打了倒立的海,整个城市的山景映衬着古老的教堂,如同蜃楼一般。

 

不过同行的这位雨伴,也有让我心忧的时候。疫情初期,学校刚刚停了课,由于之前我已与同学们分享过中国网课的趣闻,也尝试过线上联络。因此,我们的课程也无缝对接,直接到了线上“

 

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彼时还有三个月,我的任期就即将结束,而寻遍全城,居然没有短期的网络套餐,续签原协议也须至少一年。为不致自己在离别后还留下失信记录,我只好在家附近的咖啡厅蹭网。可是没过两周,葡萄牙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,常去的咖啡厅也关了门。

 

之后数日,我都如门脸招牌一般坐在咖啡厅的窗台上蹭网,邻居们常在老远就询问开门了没,我便一边上课一边摆手,占着迎宾的位置不置可否地默答诸位咖啡粉的疑问。

 

这个时候,最怕的就是下雨,腿上是笔记本电脑,左手边是书和备课材料,右手是鼠标,实在不知如何打伞。而且最难的不是蹭不到网,是电脑没处连电源。

 

此时的我,不关心风景,只在心里默念两个千万,请千万别下雨,“电池兄”请千万要挺到下课。

 

不过任性的雨精灵可不会时时聆听我的心声,不期而至的雨自然还是我行我素,抱着电脑和一堆材料的我在风雨里捉襟见肘地布置作业,叮嘱同学们做好之后拍照发给我,这也成了从教以来的别样记忆。

 

雨后,淋湿的我也收到了好消息,本土教师丁老师的妹妹愿意把家里的无线网借给我。我迫不及待地备好网费,飞奔过去取了网,也算是正式开启了居家的线上课程。

 

居家的生活有了网便有了新的滋味,我也有了更多的精力用在备课和课后辅导中。虽然“”课堂让我和同学们的物理距离远了,但课程上的互动方式更多元也更近了,这也让我对这些热爱中文的孩子们更加不舍。

 

想到无法在明年陪伴十年级的同学参加汉语IGCSE考试,我也在自责和伤感中想象着,期待着来年收到同学们取得好成绩的消息。写到这里,窗外又下起雨来。风雨中,窗外的百合花,沐雨绽放。